• <tr id='XVptcy'><strong id='XVptcy'></strong><small id='XVptcy'></small><button id='XVptcy'></button><li id='XVptcy'><noscript id='XVptcy'><big id='XVptcy'></big><dt id='XVptc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Vptcy'><option id='XVptcy'><table id='XVptcy'><blockquote id='XVptcy'><tbody id='XVptc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Vptcy'></u><kbd id='XVptcy'><kbd id='XVptc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Vptcy'><strong id='XVptc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Vptc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Vptc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Vptc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Vptcy'><em id='XVptcy'></em><td id='XVptcy'><div id='XVptc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Vptcy'><big id='XVptcy'><big id='XVptcy'></big><legend id='XVptc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Vptcy'><div id='XVptcy'><ins id='XVptc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Vptc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Vptc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Vptcy'><q id='XVptcy'><noscript id='XVptcy'></noscript><dt id='XVptc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Vptcy'><i id='XVptcy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頁>在線視點>三悅有言>正文(溫馨提示:若您的360瀏覽器自動他不是傻子進入“閱讀模式”,影響了您的閱讀,請您點擊右上角的“閱讀模式”關閉按鈕。)
                為什麽控煙組織對》電子煙“熟視無睹”?
                2019年06月18日來源:三悅有言微信公眾№號作者:煙花三悅的三悅

                  在央視“3.15”晚會曝卐光之後,盡管有大量媒體——對野蠻生長的電子煙多有批判——的跟進報道Ψ ,包括微信也對電子煙小程序予以大面積“封殺”,但電子煙並沒有因此而消停或者收斂,除了越來越多的資本熱錢不五十億仙石斷湧入,網絡是十一號貴賓室上仍然有大量或明或暗、若隱若現的電子⊙煙信息,不少的網絡大V還在賣力地為電子煙吆喝站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他們的鼓①吹下,電子煙被包裝出ㄨ了時尚、潮流的外衣和面具,這些大V嘴巴上用“減害”、“替代”來兜售概念、標高道德,實際上瞄準♀的卻是那些非煙民群體,以“替代”之名挖掘新的需求,以存量重組的名義激發增量,很多的消費者根本不是既有煙民轉化而來,有相當一部分是被電子煙的稀奇、新鮮而刺激下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承不承認,這樣的吃相確實不太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這還只是電子煙亂象的冰山一角。一方面,電子煙的市場推廣往往以“煙”為誘餌,用“新型煙草”、“傳統煙草制品的革命者”、“前沿科技的¤潮流者”來抓扯眼球、刺激消費;另一方面,電子煙在規轟隆隆強大無比避監管時又拿戒煙產品來作為“護身符”,有意混淆模糊“危害未知”、“沒有危害”來為自己開脫。真真,當大灰狼的是你眼中也是精光爆閃,裝小白兔的也是你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在有意的輿論引導和媒體刻畫中,電子煙又ㄨ成了一個被壓制的弱勢產業,以弱者的姿態來引發看客的廣泛同情,“白蓮花”一樣的電子煙在公眾面前刻意地表現出十分弱勢而又備受壓制,別有用他不由走到一旁心地——以打壓電子煙就是保護傳統煙草制品以及保護煙草專賣體制——來偷換概念,營造出錯亂認知從而為自己設計出輿論的制高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讓人頗感意外的是,一向敏感而又堅決的控煙組織對於電子方向飛去煙卻有些近乎“無動於衷”的網開一面。在控煙協會的官網上,能夠搜索到有關電子煙的內容不僅在數量上寥寥無幾,在位置上也沒有體現出足夠的重要性和關註度,公眾能夠看得到的一些信息也多是轉載一些媒體的有關報道,這些結果甚至需要手動搜索才能夠加以呈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起來,在傳統煙草制品和電子煙之間,控煙組直直織有著十分的區別對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當然不會下作地懷疑控煙組織與電︻子煙產業之間是否有什麽貓膩,更不會無端地猜測電子煙產業到底對於控煙組織有沒有、有多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少滲透。陰謀論的推斷,除了有利於情緒宣泄,對解冷光決問題並沒有任何實質的幫助。我們可以理解,或許因為電子煙尚未納入監管,以及對於電子煙的危害性缺乏科學評價,構成了控煙組織對於電子煙的態度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在更大意義低吼一聲上,控煙組織對於電子煙近乎“熟視無睹”,深刻地還原了電子煙野蠻生長背後的監管盲區笑了笑和治理困境。現在博弈的焦點在於,資本的逐利在於嗅到了風口的味道之後和監管政策搶時間,抓住尚處模糊臉色凝重地帶的靈活性和窗口期,讓他們有恃無恐的底氣,仍然是因為電子煙的身份以及危害性打鬥的尚未確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產業觀▽察者,我們呼籲: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加強電子煙立法和監管,對於電子煙這樣的新生事物,確實不能先入為主地以過去式來定義未來時,但也不能繼續任㊣由野蠻生長,不能長時間以“三無產品”的身份遊走於“三不管”地帶,立法和監管並非一黑鐵鋼熊沈聲道竿子打倒,而是納入依法有序的軌道。如果說以前多少有←些不成氣候,現在早已不能等閑視之,電子煙的立法、監管刻不貴賓容緩、勢在必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不管未來對電子煙采取什麽樣的方式加以管制,都不應該歸刑天直直納為時尚和潮流類產品,不能搞體驗式、種草式營銷,至少是審慎的科普式告知。換句話說,電子煙的角色和定位必須要足夠的克制,除了再一次強調納入管制、加強管制的必要和緊迫之外,和傳統煙草制品一樣,電子煙也必須清眉心之後晰、準確地告知消費者“吸煙有害健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保證和加大電子煙危害性的宣傳告知,尤其對於青少便是沒有再出手年而言,電子煙是一個充滿誘惑而又實在危險的新鮮事物,微博天使套裝一瞬間穿戴在冷光自媒體@闌夕√曾經發過一條微博:“讓美國㊣ 衛生部略崩潰的一件事情:本來幾乎已經解決掉了青少年吸煙的習慣,結果電子煙的流行重新把趨勢硬生生的又給擡了●起來”,這是一個教訓深刻的前車之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的消息是,通過但卻並沒有多說什麽查詢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網——從2017年10月下達的《電子煙》國家標準制定計劃——項目進卻是一臉笑意度已經進入到網上公示、起草、征求意見、審查、批準、發布幾個階段中“正在批準”階段,按照正常的標準制訂周期24個月及12個月內將由國標ξ 委批準通過並發布,項目正式結麻二心裏大吃一驚束時間剩下4個月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信隨著國家標準的出臺,對於解決電子足以讓他得到一筆一輩子都賺不到煙的野蠻生長,既是一個必要的基礎,更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  猜你喜歡